一个男人的格局有多大就看这三点

有格局的人,不会把自己拘囿在一方小小天地,而是会放眼四海,胸怀广阔,不断走向更广阔的世界。

相反,没有格局的人,就会斤斤计较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,自以为是,故步自封,只注重眼前利益,而看不到长远打算。

美国作家辛克莱·刘易斯说:“在这个世界上想有所成就的话,我们需要的是豁达大度,心胸开阔。我一向主张做人要宽宏大量,通情达理。”

胸怀宽广的人,志在四方,不会被眼前的利益所迷惑,也不会被日常生活中的吃亏所困扰,他们懂得,只有豁达大度,才能站得更高、望得更远。

所以,当他面对诱惑时,可以不为所动,继续带领阿里做大做强。而如今,他也能激流勇退,去做自己更想从事的事业。

受得了委屈,耐得住寂寞,不与人计较,才能最终有所作为,活成人人羡慕的样子。

有这样三个建筑工人。当被问到“你在干什么”时,第一个工人说:“我在砌砖.我笨手笨脚的,也就只能干这样的活儿了。”

第三个工人则热情满满,满怀憧憬地说:“我在盖房.我要用自己灵巧的双手,建造一座漂亮的大厦,让世人得到一种美的享受!”

后来,第一个工人始终原地踏步,第二个工人升为技术员,而第三个工人,则成长为一名成功的开发商。

有进取心的人,他不怕苦,也不怕累,而是会努力奔跑,终身学习,不断提升自我,努力创造更好的生活。

美国著名心理学家丹尼尔·戈尔曼在《情商》一书中写道:“你让人舒服的程度,决定着你所能抵达的高度”。

男人要想成功,离不开高情商,只有懂得说话,让人舒服,才能获得更多人的认可和支持。

据说香港首富李嘉诚无论面对什么身份、什么职业的人,他都一视同仁,平等待人,说话宽和。在不见硝烟的商业战场上,也总能游刃有余、巧妙周旋。

李嘉诚之所以有今天,离不开他自己的辛苦付出。70多年来,李嘉诚始终都保持着良好的阅读习惯。

每天早上准时6点起床,然后听听当日的新闻报告、阅读中英文报刊杂志,等等。

每晚睡前,李嘉诚也会花上一个小时,努力去汲取新知识,不让自己与时代脱节。

他常说:“读书是我最大的享受,我虽然年纪大了,但无论多疲惫,每晚我总会阅读不同类型的书籍。每当午夜醒来,书本不是搁在我胸前就是落在我身旁。”

但很多人意识到了读书的重要性,却心有余而力不足。不知道看什么书,看不进去,看不懂,看完不知道该怎么用,辛克莱·刘易斯怎么办?

当然有!180天听书计划,不用选书、买书、啃书,只需每天15分钟听书,6个月就能读完6大领域、24本全球热销经典好书,成为一个有胸怀、有进取心、高情商的大格局男人!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agaccountingservices.com/,贾马尔-刘易斯

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美国人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agaccountingservices.com/,贾马尔-刘易斯

辛克莱·刘易斯(Sinclair Lewis,1885~1951)美国作家。1914年,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《我们的雷恩先生》问世。主要作品有《大街》、《巴比特》、《阿罗史密斯》等。他的文学创作生涯可划分为三个时期,1920年以前以写通俗小说为主,1920-1929年是其“黄金时期”,他创造了地地道道的美国风格,最早反映出女权主义意识。第三个时期是1929年之后,是刘易斯创作的衰退时期。辛克莱·刘易斯凭借1930年作品《巴比特》获诺贝尔文学奖,成为美国第一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,他的获奖理由:“由于他充沛有力、切身和动人的叙述艺术,和他以机智幽默去开创新风格的才华”。

《灵与欲》讲述了一个年轻自负、玩弄女性的投机分子、明明令人不齿却成为精神领袖的故事,为了更好地完成一书,作者辛克莱·刘易斯每周日前往堪萨斯城的教堂参加礼拜或布道活动,访问各种人物,查阅文献手记,实地调查历史,保证故事情节真实可信,许多角色也可以在现实世界找到原型,这恰如其分地反映了刘易斯严谨忠实的创作态度。

小说曾于1960年改编成同名电影,贾马尔-刘易斯并多次改编成百老汇戏剧、音乐剧、歌剧。同名影片由理查德·布鲁克斯(Richard Brooks)执导,伯特·兰开斯特(Burt Lancaster)、简·西蒙斯(Jean Simmons)主演,并夺得第33届奥斯卡最佳男主角、最佳女配角、最佳配角3项大奖。

《灵与欲》,又名《埃尔默·甘特里》、《孽海痴魂》,塑造了一个年轻自负、玩弄女性的经典投机分子形象。埃尔默·甘特里原为大员,曾立志以律师为己任。不过,违反道德伦理的行径使他背离法律界,沦为声名狼藉而又愤世嫉俗的酒鬼。因缘际会,甘特里被错误地委任为浸信会牧师,起初为“新思想”教会福音传道,后来升为卫理公会牧师。修女莎伦·福尔克纳为甘特里动心,情不自禁地坠入爱河,最终丧生于圣体龛的火海之中,牧师弗兰克·沙拉德也因甘特里而命丧黄泉。至于甘特里本人,则一路飞黄腾达,婚姻美满,家庭幸福,甚至在虚构的城市“真利时”(Zenith)拥有了大批信徒。小说创作于1926年,并于1927年出版,名列该年度畅销小说。

辛克莱·刘易斯(Sinclair Lewis,1885-1951),美国小说家、剧作家。刘易斯因“刚健有力、栩栩如生的叙述艺术和以机智幽默创造新风格的才华”获得1930年诺贝尔文学奖,也是第一个获得该奖项的美国人。刘易斯的作品笔触通俗而又意味深刻,经过严谨详实的调查,也最早反映出女权主义意识。代表作品包括《大街》(Main Street,1920)、《巴比特》(Babbitt,1922)、《阿罗史密斯》(Arrowsmith,1925)、《埃尔默·甘特里》(Elmer Gantry,1927)、《多兹沃思》(Dodsworth,1929)等小说,《阿罗史密斯》曾获1926年普利策文学奖。

埃尔默·甘特里醉了。他醉得酒话连篇,寻衅滋事,又醉得如此可爱。他靠在“老家酒房”酒吧——一家位于密苏里州加图市的最奢华高档的沙龙——的吧台上,正要邀请酒保一起来唱当代华尔兹《美好夏日旧时光》。

酒保对着酒杯呵了口气,把它擦亮,又透过酒杯那闪亮的球状体,看了一眼埃尔默,辛克莱·刘易斯说自己对唱歌这事儿并不擅长。但他对埃尔默报以微笑。除了微笑以外,酒保们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埃尔默,一个如此精神抖擞、满腔热血、吵闹粗暴的人,还有他那强悍的咧嘴大笑。

“好吧,老兄,”埃尔默应允道,“我和我室友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歌唱!来,见见我室友,吉姆·莱弗茨,这世界上最好的室友,要不谁和他一起住啊!而且还是中西部最好的四分卫。这位就是我的室友。”

埃尔默和吉姆·莱弗茨退到一张桌子边,酝酿一下悠长、饱满、如巧克力般的、正合适这醉酒时分的旋律。实际上,他们唱得真不错。吉姆有一把中气十足的男高音,至于埃尔默,比起健硕的身材、浓密的黑发和那双敢闯敢干的黑眸,人们对他的性感诱人的男中音印象更深。他天生就是一个议员。他从没说过什么重要的话,却总是说得掷地有声。他能把“早上好”说得像康德一样深沉,如铜管乐队般亲切,又似教堂管风琴般昂扬。他的声音是一把大提琴,在这充满魔力的声音里,人们难以听见他的自吹自擂或是污言秽语,听不见(就在这段时间)他对单数复数极其混乱的使用。

埃尔默带点哭腔,口齿不清地说:“走,咱们惹点事儿去。吉姆,你可不是省油的灯,去随便挑个家伙,让他来找你的茬,我就过去打他一顿,给他们些颜色看看!”他声音上扬,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,攥紧了拳头,恨不得马上就把臆想中的流氓打得落花流水。“老天作证,我一定打得他们满地找牙。没有人敢惹我的室友!知道我是谁吗?埃尔默·甘特里!放马过来啊!”

“闭嘴,地狱猫!你得再喝一杯,我这就去给你拿。”吉姆安慰道。埃尔默的眼泪滑了下来,想到这位叫吉姆·莱弗茨的人长久以来面对的这些个麻烦事,不禁落泪。

转眼间,两个杯子就像变魔术一样出现在他眼前。埃尔默拿起其中一杯,尝了一口,傻傻地自言自语起来:“啥呀?”这杯子里的是水,给他冲淡酒味儿。这样的小把戏骗不了埃尔默,另外那个矮一截的小杯子里肯定是威士忌。果真没错,他从没犯过错。他洋洋得意地笑,大口喝下那杯纯的波旁威士忌。酒精让他的喉咙瘙痒,让他感觉更强大,让他友好对待所有人,除了那个倒霉蛋——他也记不起这人是谁,反正他马上就把这人臭骂一顿,然后又进入充满仁慈的极乐世界。

酒吧里静得让人浮想联翩。酸酸的啤酒味儿让埃尔默神觉得很精神。这间酒吧是一道闪光的美景——亮色的红木,精致的大理石栏杆,炫目的玻璃杯,奇形怪状的瓶子里装着不知名烈酒,这些巧妙的摆设让他心情愉快。昏暗的灯光让人格外平静,光束透过奇妙精美的窗户——这种窗户只有在教堂、沙龙、珠宝店或者另外一些躲避现实的角落才能看到。褐色的石灰墙上,挂着柔滑优美的裸体模特的海报。

这时,他身边出现了有趣的一幕。一张报纸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,贴着地板轻轻飘过。埃尔默觉得这很有意思,不禁大笑起来。

他又听见缠绕已久的声音从遥远的光亮处传来,然后在梦中的朝两端延伸的廊道里闪回。

埃尔默觉得轻飘飘的。这种感觉很强烈。双腿在自己往前走,不需要用力。他的腿做了滑稽的事情——它们缠住了,右腿跳到了左腿前头,依他的辨认能力来看,其实右腿该是在后面的。他傻笑着,靠在了某个人的手臂上,但这只手臂没有与任何身体相连,它从虚无中跳出来搀扶着埃尔默。

然后埃尔默眼前出现了无形的障碍物,到处都有,他头脑渐渐清醒,冲着突然出现在身旁的吉姆·莱弗茨庄严宣布:

埃尔默感到又震惊又悲哀。他的嘴张得大大的,自怨自艾地胡说了些什么。但是,一想到可以去干一架漂亮的,他又活过来了,步履蹒跚地寻觅对象。

噢,他实在高兴坏了,真是一场美妙的派对。这是数周以来,他第一次从塔威林格学院生活的沉闷中得到解脱。